2012年第四十屆香港藝術節記者招待會 (2011年10月3日) 香港藝術節節目總監梁掌瑋女士講辭

2011年10月03日

遠在文明開化之初,傳說與寓言己經為我們揭開過去的奧秘。人世與天界雖然分隔,卻又不時相遇,兩者的張力推動了文明的前進。藝術不斷在揭示、探索、描繪、查究我們生活的世界。香港藝術節在這個過程中扮演了一個小角色,讓我們一直傳承下去。

神話是藝術創作中奇思妙想的泉源。二千年前的各路神仙啟發高行健創作生動有趣的「全劇場」《山海經傳》;幾個世紀以來歷演不衰的《仲夏夜之夢》以雅典城外的精靈王國作舞台;而蒙特威爾第從文藝復興走進巴洛克時代的關鍵作品,亦是取自希臘神話故事奧菲爾的音樂戲劇。

香港藝術節帶着大家以音樂探索世界文化:我們可以見到充滿原始宗教色彩的「儺戲」元素,這個「戲曲活化石」如今仍在貴州等省份的鄉間演出;京都祇園藝妓的曼妙歌舞;撒哈拉沙漠圖阿雷格族的牧歌;新奧爾良早期居民克里奧人的吟唱與老藍調唱和;十七、十八世紀之交,韓德爾於意大利和英國兩地寫下,深情而優美的宗教音樂;作曲家托馬士充滿薩滿原始氛圍的合唱作品;還有馬勒、布魯克納兩位德奧大師澎湃的管弦樂,和當代亞洲作曲家的作品。

藝術亦描繪人類走進文明的過程:彼得‧布祿克在莫扎特歌劇《魔笛》中穿梭迷信與理性;布萊恩‧費爾的《神醫》溝通信仰與人性;而希迪‧拉比‧徹卡奧維則把漫畫的想像世界、科幻小說和當代現實結合。

回到人類的世界,藝術則展露人生的甘苦。約翰‧紐邁亞《馬勒第三交響曲》的天真未鑿與《慾望號街車》對人生苦痛的反思,形成強烈對比。玩世不恭與愛情,是《女人心》、《不可兒戲》與《六月戀人》的共同主題,而《4.48精神崩潰》和《蜂》則描繪絕望與復仇。

最後,藝術節進一步帶觀眾查究生命的幻象:《機器人幻想曲》中人與機器糾纏;《野豬》內人性與野性角力;還有質問我們是否活在現實世界的《示範單位》。

然而,在傳統中國戲曲之中,悲天憫人的愛、邪不勝正的故事依然是不變的主題,刻劃出人性最光輝的一面。

或許,我們應該抱着巴蘭欽《誰在意?》的態度,放輕鬆,盡情享受藝術節為我們呈獻的佳作。


回到新聞稿